女人的幸福“魔咒”,美丽如此触目惊心

我于千万景色之中遇见印度埃塞俄比亚海南云南泰国,于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选择2016年1月27日出行,轻轻地问一声:“这些信息对你可帮助?”

1

旅游世界杂志社 首本原创体验旅游周刊

TA的作品阅读总量 158万

获得2794位读者赞

去过50城市,遍布38国家,13景点

微信扫一扫,好私藏,爱分享

分享此页至

复制成功,去粘贴吧

在世界各地都有着各式各样的信仰与习俗。有些习俗,演化成一种人生不可推脱的仪式,围绕在女人的身边,发挥着巨大的魔力。这些行为被冠上美丽的头衔,被打上宗族的符号,被束上礼教的色彩,千百年来成为缠绕在每个女性身上的“魔咒”。这似乎定义了一种不可打破的法则,每个女人生来世上,都要注定走此一遭,生生不息,轮回不止。

  • 长颈族:“颈”越长越美丽

图/抬头看风景

长长的脖颈,尖尖的下巴,下塌的锁骨和多彩的服饰,当然最重要的还有圈在脖颈上闪闪发光的铜环,这就是生活在泰缅边境上的长颈族。颈越长越美丽……

图/抬头看风景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今天在泰缅边境地区居然生活着一群“以颈长为美”的民族—长颈族。长颈族是由少数民族喀伦族中的一支巴东族所组成。因为战争和生活的困苦,其中的一部分做为难民从缅甸流落到泰国边境。根据长颈族的风俗习惯,但凡满五岁的本族女孩儿,就要由族里专门的师傅为其绕上铜环,数量会逐年增加。最多可达二十五六只,最重也有十公斤之多。不只在脖颈,四肢也同样不能幸免。初次戴上铜环后,据说女孩的家人都会为此举办一个仪式和全村人一起庆祝。虽然我们不知这样的庆祝方式如今是否依然还在继续。但铜环却是世世代代真实的存在着。就如同永不消失的枷锁,一旦戴上就会伴随女孩儿们一生。

图/抬头看风景

起初,女孩儿幼嫩的皮肤常常会被磨伤,并不时伴有水泡和痛痒。即便习惯之后,脖颈上也会生出深色的厚茧,很让人心疼。而戴有铜环的膝盖也会逐步畸变,较正常人会细很多,年纪越大越会明显。在我们看来这对于生命是极其不人道的摧残,但对于长颈族人来说,尤其是族里年长的长辈,却是“最美丽的装饰”。

长颈族女人的铜环一生中只会取下三次。第一次是在新婚之夜,由丈夫亲手为其取下。而后是在生育之时,最后一次摘下也预示着生命的终止。这样听起来似乎很心酸,但我们又不得不相信这个常人无法理解的事实。脖颈就连丈夫也没能见过几次。无论睡觉、洗澡都不能将颈部铜环摘下,甚至是怀孕期间的腿部肿胀,也同样不能将四肢的铜环脱下。注定一生与沉重的束缚形影不离。之前看到有资料介绍,很多克伦族的女人都认为脖颈是非常隐秘的部位。如果取下铜环裸露着颈部,就如同没有穿衣服一样的害羞。我询问了村里会一点国语的老妈妈,她的回答的确也证实了这一点。

图/抬头看风景

究竟是何种力量,使得长颈族这种另类的习俗得以延续多年。有人说是因为很久以前长颈族人一直生活在大山里,男人们需要外出打猎,女人们则留在家中。为了避免野兽袭击,女孩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带上铜环来保护脆弱的脖颈免受伤害。而后随着年纪的增长铜环会逐年增加。久而久之,戴铜环的习俗便流传下来。

更有一种说法,长颈族人相信人类的祖先是龙和凤。而女人们戴上铜环,突出的下颚和长长的略微前倾的颈部很像是美丽的鸟类,手臂和腿部的铜环亦是为了追求形似凤凰的奢望。而长长的脖颈并不是被层层铜环拉长的,反而是由于常年在铜环的压迫下,锁骨下沉而导致视觉上颈部的生长。虽然这些仅仅是流传下来的传说,但如今却为长颈族独特的习俗涂上了一笔浓浓的传奇色彩。

  • 黥面文身:黎家女的幸福“魔咒”


图/胡亚玲

如今在海南所能见到的黎家文身妇女也都是60岁以上,甚至是七、八十岁的耄耋老人。每当我见到那些文身阿婆时,都会情不自禁地用手去触摸她们文着各种图案的肌肤,实感有一种心灵的震颤。

文身,黎语叫“打登”或“模欧”,是黎族人的一种传统习俗。黎族妇女文身有多种说法,其一是文身表示对爱情的忠贞。这与当地相传的亚贵与亚贝的爱情传说有关,因为亚贝为了反抗坏人侵暴而刺破了自己身体。后来,黎族妇女便以文身纪念亚贵和亚贝对爱情的忠贞,以致有黎族女不文脸就是对爱情不忠的说法。


图/胡亚玲

永明乡老唐村的拜出阿婆说,在过去黎族人认为文身既是女人的美容,又是宗族的美德。如妇女不文身,就会被视为容貌不美,叛逆祖宗。不文身,没有社会地位,男人不愿娶,终身受歧视,甚至会被迫害致死。未文身的女性,死后必须在尸体上用木炭划出文身图案,才能入棺送葬,否则不得葬于本家族的墓地。

黎族文身,图有定形、谱有法则,施术时,受术者的年龄也有明确的规定,但各方言妇女文身图案不一样。各族按祖传之图案进行文身,各种文身图案都有其象征意义。同一方言、宗教、村落的文身图案是一致的,女儿文身图样要与其母亲相同。因为,“文身是族群最鲜明的标志。”

拜出阿婆说,文脸时很疼,会流很多血。至今她仍旧清楚地记得当时文身的情节,在“隆闺(女孩子的居屋)”里,由五、六个女孩子按住她,用竹刺文,一天就文完。文身前摆仪式,文完后大家一起吃饭、喝酒,五天之后就好了。文身后,过了五年,拜出便嫁人了。有些女孩子,文一次不行,还要文二次三次,有的甚至要花三、五年功夫才能完成。

图/胡亚玲

按照族规,女子长到十一、二岁至十四、五岁时,必须按照祖先遗留下来的特殊标志接受文身。受文前,先由女子的母亲或文婆(文身师),对少女进行文身习俗的传统说教,使其接受文身。若有不愿文身的女子,长辈就会对其采取强制措施。

文身工具是用坚韧锋利的藤或红藤梗叶棘制成的,将采来的白藤或红藤,剥去不适当的棘,留下一根棘在梗上,制成“丁”字形的文针。文身染料,是家种的两种染料草,黎语叫做“干香”、“干拜”,把染料草放在陶盆里浸泡七天左右,然后加工制成青蓝色的染料水。开始文身时,文婆用灯心草蘸上染料水,象绘画一样先在受文部位轻轻画出一道预文图样,然后用文针沿着图样一针一针地把染料水钉进受文部的皮肉里。

图/胡亚玲

选好吉日良辰后,通常到女子“布隆闺”(黎族民宅),或山上的草寮里进行。文身之前,由文身师举行仪式,杀鸡摆酒设祭品。向祖先报告受文者的性名,以求保佑平安,然后象征性地扫一扫施术场地,意在赶走“凶魂”,然而将树叶挂在房门上,示意外人不得闯入。

施术时,除了文师和受文者的母亲外,还邀请两三个文过身的妇女参加,主要是协助文师完成各个施术工序,以及防止受文者因皮肉受苦而反抗。文身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往往是皮开血流,所以在施术过程中,受文者常常是疼痛难忍,有的惨叫不绝,滚翻于地,参与人员就会对她采取强制手段,甚至用绳子捆绑手脚以保证文身顺利进行。

解放后,黎族文身习俗已不再提倡。年轻女子对文身的认识也有不同的看法,她们认为那是老一辈人的事,为什么要文身?至今也不大明白,只觉得文身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 寡妇村:乡村里“不祥”的女人

图/ J调de华丽

焦特布尔是印度北部拉贾斯坦邦的第二大城市,城市的标志梅黑兰格尔城堡建在城中一百多米高的山丘上,站在城堡上俯瞰老城区,就会看到一片靛蓝色的民居犹如童话故事里蓝精灵居住的村庄,又如同一朵“蓝色妖姬”盛开在印度沙漠之中。走在焦特布尔的小巷中,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一片片的蓝色,沐浴在暖阳的之下丝毫没有蓝色所带来的忧郁感,反而心情增加了些许的明快。穿着色彩艳丽纱丽的印度女人从身边缓缓走过,抬头望见漏过蓝色房屋间的那一束束温暖的阳光,心情愉悦,脚步也跟着轻快起来。

图/ J调de华丽

男尊女卑,古今中外,不乏其例,但印度教却把它淋漓尽致地发挥到了及至。这方面的典范就是印度的嫁妆和殉葬习俗。在印度,女性被视为丈夫的一半,丈夫一死,妻子也等于死了一半,所以身为寡妇的女性,其命运比普通女性更为悲惨。在有些地方,丈夫死了,妻子需要殉葬,如果没有勇气殉夫,寡妇的脸上和衣服上就要加上标志。根据印度教的“摩奴法典”,寡妇不许改嫁、不许打扮、不许倚门而立、不许贪食美味、不许拜访邻里、不许进行祭礼,日食一餐,席地而卧。寡妇常被认为是“不详之物”,她们必须回避任何男性,不能被孕妇看见,否则辉给孕妇和胎儿带来噩运。

男子见到了寡妇也要回避,人们甚至认为是妻子的不吉利才造成丈夫的死亡。寡妇因为打上不吉祥的烙印,就成为婆家做牛做马的奴仆,在社会上也不再享有一般已婚妇女的各种权利和待遇,她们无权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和宗教活动,不能参加婚礼、祝寿等一切喜庆大事,甚至不许修饰仪容,有的寡妇还要把头发剃光。有些寡妇正是因为觉得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死去,落个贞节的“美名”,所以才殉葬。而且印度社会崇尚轮回之说,有一些寡妇殉葬也是为了来世不再做女人。19世纪,焦特布尔梅兰格尔城堡进行了最后一次的殉葬仪式,当时国王的31位皇后及妃子主动地走上圣坛陪同国王的尸体一起火化,火化前留下了31个右手的手印印在门墙上记念了这一切。

图/ J调de华丽

因为寡妇是相当受到歧视的,按照印度教传统,寡妇不能再婚,并且还要遵守一堆苛刻的规矩,这样留给寡妇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在家里默默忍受痛苦度过余生,要么跑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自己讨生活。在最初,一些寡妇来到印度的维伦达文(Vrindavan)并在克里什那庙宇里安顿下来,以表示自己愿意终身侍奉这位英雄之神。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此,据统计最多时,寡妇数量多达9000名,因此维伦达文也被称为印度的寡妇之家。

在焦特布尔的城郊有五个古老的村庄,这几个小村庄至今都保有着原始的制作陶罐、羊绒、地毯等民族工艺和传统的风俗。印度女人头顶水罐的走路姿势配合着纱丽的飘扬,往往让人看得神往,据说在古代印度的审美观中,头顶水罐的姿态便于保持一个女人的平衡与优雅。在其中三个村庄中,还可看到印北拉贾斯坦传统陶罐的制作和高品质印度手纺纱棉毯的生产制作中心。

图/ J调de华丽

因为寡妇是相当受到歧视的,按照印度教传统,寡妇不能再婚,并且还要遵守一堆苛刻的规矩,这样留给寡妇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在家里默默忍受痛苦度过余生,要么跑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自己讨生活。在最初,一些寡妇来到印度的维伦达文(Vrindavan)并在克里什那庙宇里安顿下来,以表示自己愿意终身侍奉这位英雄之神。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此,据统计最多时,寡妇数量多达9000名,因此维伦达文也被称为印度的寡妇之家。

在焦特布尔的城郊有五个古老的村庄,这几个小村庄至今都保有着原始的制作陶罐、羊绒、地毯等民族工艺和传统的风俗。印度女人头顶水罐的走路姿势配合着纱丽的飘扬,往往让人看得神往,据说在古代印度的审美观中,头顶水罐的姿态便于保持一个女人的平衡与优雅。在其中三个村庄中,还可看到印北拉贾斯坦传统陶罐的制作和高品质印度手纺纱棉毯的生产制作中心。

图/ J调de华丽

在探访印度乡村居民日常生活习俗的Village Safari中,到访了一户寡妇家的经历最让人记忆深刻。

然而在焦特布尔的乡村里,我看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寡妇,她的穿着并没有像其他寡妇一样被人管制,也没有像其他寡妇那样不允许再佩戴首饰,相反,她得到了当地妇女组织、非政府组织和邻居们的帮助,和她的外孙女安安静静踏踏实实的过着自己的生活。简陋的卧室墙上挂着她死去丈夫的相片,她示意要和丈夫站在一起让我给他们拍一张“合照”,等拍立得的相纸上呈现出他俩的影像时,她笑了。虽然她的丈夫已经过世了十几年,但我在她的眼睛里依然看到了依恋。临别时我给她和她的外孙女也拍了一张合照,她说她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过自己的照片了。

  • 大耳族:女人的耳洞是收纳箱

图/文碧昌

耳洞上带着大大的银锤子,拿下来大的能当收纳箱,这是多么有趣的事情,而这就真的实实在在的出现在云南孟连县富岩乡的一些佤族村落里。佤族的银饰品非常奇特,耳环大得出奇夸张。佤族妇女的耳环,以纯银打制而成,大小不同,造型各异。有的似缩小了的象脚木鼓,直径3至4厘米,长6至7厘米,中间空心,朝耳背的一面加盖;有的象锣面,锣面直径达8厘米以上;有的还垂有许多银穗,走起路来窸窣作响,摇曳生姿。

图/文碧昌

佩戴耳环的妇女说,这些耳环是她们祖祖辈辈留下来的珍贵礼物。过去,不仅妇女戴耳环,男子也戴耳环。耳垂上之所以饰以环坠,是为了引起异性的注意,激发恋情。现在,这些耳环不仅是为了吸引异性,而且还是财富的象征。许多人为了能戴上漂亮的耳环,小小年纪就忍受穿耳的痛苦,起初是在耳轮上穿孔,并塞进去一块很小的木栓,以后逐渐用大一些的木栓替换,直至最后塞进一块直径约4厘米的栓塞为止。

除了中国云南佤族的大耳村落外,在泰北缅甸边界山区的长颈族村寨的后面,也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大耳族。听闻有游客到来,长耳族妇女都从屋里拥出来,让游客们拍照留念。她们的耳珠都戴着有如石头般大的镶银耳饰,把耳朵拉得长长,几乎垂到肩膀上。

图/文碧昌

见到长耳族的女人后,你会发现她们的耳朵并不是很大,而是耳洞十分巨大。在这里,小女孩从4个月就开始穿耳洞,然后用银圈或者银锤一点点撑开(或者用石头拉扯耳垂),越撑越大,随着年龄增长,银圈的直径也不断增长,甚至耳垂可以垂到肩部。耳洞越大,耳垂越长,寓意越幸福长寿。

长耳族村落,人口不多,白天屋里的男人都和长颈族的男人一样,到田里和林区干活,女人就在门前摆小摊子,卖些旧钱币和缅甸山区的劣质彩石。日子对他们来说,只是白天与夜晚,一点点的乐趣就是谁家姑娘耳朵长,谁家耳朵里塞得东西大,谁家生的娃儿胖,睡觉的女娃子开始撑耳垂啦。    我曾看到一名老妇拿下蓝色石头耳饰,整片耳珠竟出现个大洞,原来她们的耳饰不是用针穿过薄肉,而是直接“挂”在圆洞里。这里的女人从耳洞越大越美丽为荣。耳洞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撑越大,成年妇女的耳洞轻轻松松的就能放进一个乒乓球。有的女人甚至用耳洞来受纳香烟,而且一次可以塞入很多只,有的用来塞钱。

  • 唇盘族:爱美的女人叼着大盘子

图/林亚

如果想要见到闻名世界的唇盘族,就需要进入埃塞俄比亚的穆尔西部落。然而,这样的行程却充满了艰辛。进入马果国家公园的路只有一条,一到雨季,雨水将土路冲刷得泥泞不堪,那个季节,无人能够进去,也没有人能够出来。彼时,穆尔西部落与世隔绝。进入马果公园腹地后,距离公路几十米的地方有十几座破破烂烂低矮的茅草房。继续往前,路边两个穆尔西女子,乳房几乎耷拉到了胃部,但更能表现地心引力作用的是嘴唇上的那串肉,一旦走动,唇肉与乳房一起抖动。

尽管奥莫低谷跟外界的交通极不便利,但部落旅游早已市场化,几乎所有的项目都是收费的,而且很多是强行收费。我们在缴纳完进村费后,开始参观这个小小的部落。当然,最大的亮点依旧是在她们的唇上。

图/林亚

穆尔西女人除处女外,都要佩戴唇盘,不然有嫁不出去之风险。唇盘的具体做法是:将女孩子的下嘴唇从中切开,插入木棍,这一过程非常痛苦。经过几周,等到伤口愈合,木栓会换成更大的,通过不断更换越来越大的木栓,她们的下唇会变得越来越长。当这个洞变得足够大时,她们就会把直径大约是4厘米的第一个粘土或者木盘放进去。经过1年的时间,随着下唇的长度不断增加,她们会用更大的唇盘更换原来的。女人决定唇部被拉伸的程度,因为有些人的不适感会比其他人更强一些。最终她们佩戴的唇盘直径大约在8厘米到20厘米以上。这一过程要持续三年,期间会不断加大圆盘的直径,为了适应唇盘的存在,一些女性不得不拔掉下颌上的部分牙齿。三年后,工程结束,若取下圆环,下唇就是一个下垂的封闭环。

图/林亚

穆尔西的女子出门或者逢节日必须佩戴唇盘,否则会被认为是一个懒惰的人。除非她的丈夫死去,才可以彻底弃盘不戴。唇盘平时放在嘴唇里,吃饭、喝水、抽烟时摘下。据说,摩尔西族唇盘是地位的象征,只有身世显赫的女人才有资格佩戴。所置盘子愈大,谓之愈美,在出嫁的时候也可获得更多的财礼。唇盘越大,姑娘的身价也越高。唇盘达到25厘米,其父母可得到50头牛的财礼,一下就成了富翁。出身低微的女人没有佩戴唇盘的资格。摩尔西人不但嘴唇上放盘子,而且还把耳朵拉长透空,放进盘子为美。耳盘越大也越美丽。

以我们的眼光,这自然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情。皇帝问酋长,酋长说他们认为戴唇盘的女子才是勇敢而美丽的。然而,实际上这些女人在嘴唇的容量不断地变大的过程中也经历了难以想象的痛苦。

图/林亚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穆尔西部落拍照也是需要付费的,而且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单拍大人3birr/人,带孩子的妈妈拍照一次还要为孩子再付1birr,而个别长得漂亮身材好唇盘大的年轻姑娘的身价大约5birr/人次。妇女们为了多赚钱使出各种绝技,或披红戴绿、或抖动乳房、或让小孩子们展示推磨。那些人老珠黄、乳房下垂皮肤松弛的女人无人问津,她们追着游客主动降价请求拍照。看来,一旦形成了按市场规律定价的机制,那么现实就很残酷了。

发布时间:2016/1/27 11:11:05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授权乐途旅游网发表,转载需注明稿件来源:“乐途旅游网与原创作者旅游世界杂志社”;如果单独转载图片,请注明“图片来源旅游世界杂志社”,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本文的知识产权归原创作者旅游世界杂志社所有,若出现侵权纠纷,由本文原创作者旅游世界杂志社负责,与乐途旅游网无关。

旅游世界杂志社 首本原创体验旅游周刊

TA的作品阅读总量 158万

获得2794位读者赞

去过50城市,遍布38国家,13景点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授权乐途旅游网发表,转载需注明稿件来源:“乐途旅游网与原创作者旅游世界杂志社”;如果单独转载图片,请注明“图片来源旅游世界杂志社”,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本文的知识产权归原创作者旅游世界杂志社所有,若出现侵权纠纷,由本文原创作者旅游世界杂志社负责,与乐途旅游网无关。

分享此页至

1+1

您已经赞过了呦!

已钉到灵感墙!

5条评论

回复 MayoginToAction入夏请问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马上注册 写下我的评论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看吧,世界正美,还要等你多久

MORE>>

提示
保存成功

您的游记已经被推荐到了网站首页,不可以编辑或删除

Join us and share your discoveries
来吧,一个启发旅游灵感的网站

MORE>>